<p id="d7b5t"><delect id="d7b5t"><listing id="d7b5t"></listing></delect></p>

<pre id="d7b5t"></pre>
<pre id="d7b5t"><p id="d7b5t"></p></pre>

<address id="d7b5t"></address>

<pre id="d7b5t"></pre>
<noframes id="d7b5t">

<p id="d7b5t"></p><pre id="d7b5t"><output id="d7b5t"><delect id="d7b5t"></delect></output></pre> <pre id="d7b5t"></pre>

<p id="d7b5t"><p id="d7b5t"></p></p>

<p id="d7b5t"><delect id="d7b5t"><delect id="d7b5t"></delect></delect></p>

<p id="d7b5t"></p>

<noframes id="d7b5t"><pre id="d7b5t"></pre>
<pre id="d7b5t"><p id="d7b5t"></p></pre>

<pre id="d7b5t"></pre>

<pre id="d7b5t"><p id="d7b5t"></p></pre>

<p id="d7b5t"></p>
<noframes id="d7b5t"><pre id="d7b5t"></pre>

<pre id="d7b5t"></pre><pre id="d7b5t"></pre>

<p id="d7b5t"><delect id="d7b5t"><menuitem id="d7b5t"></menuitem></delect></p>
客服熱線:

全世界最窮兵黷武的國家

2019-06-19 07:08 瀏覽:215 評論:0 來源:廠家庫公司名:武漢廠家興業科技有限公司   
核心摘要:20世紀初的每個歐洲國家都建起了大規模的預備役軍隊,除了英國(當然,還有那個對歐洲的一切概述萬年免疫的瑞士)。這意味著受過

20世紀初的每個歐洲國家都建起了大規模的預備役軍隊,除了英國(當然,還有那個對歐洲的一切概述萬年免疫的瑞士)。這意味著受過一定軍事訓練的年輕人更多了:1870年,大約1/74的法國 人、1/34的德國人可隨時投入戰斗;到1914年, 兩個數值變為1/10和1/13。人口龐大的俄國訓練 了35%屬于從軍年齡段的男性。面臨人口結構危機的法國訓練了85%,德國是50%,奧匈帝國是49%。

從人均來看,歐洲最大的軍隊在巴爾干國家, 我們將從后文中看到,戰爭的可能性至今仍真切地存在于那里:彈丸之地黑山1909年的人口大約為25萬,能把3萬至4萬人的軍隊投入戰場,包括所有18至62歲的男性。保加利亞有35萬人的軍隊, 大部分肢體健全的男子服預備役至46歲。“我們已成為,”一名保加利亞將領在1910年自豪地宣

稱,“全世界最窮兵黷武的國家。”(27)總動員后,

俄國有340萬軍隊,德國有210萬,法國有180


萬,奧匈有130萬。(28)若歐洲各國間爆發一場戰  爭,交戰的規模將舉世無雙,部署的迅速將史無前例。同時,很大比重的男性人口和相當多的國家收入被用來為這一可能性做準備。

* * *

大規模預備役使服役成為千百萬歐洲男子生活經歷的一部分,使軍事機構成為歐洲社會的中心。征募、訓練、裝備、供養和部署百萬計的平民士兵需要一系列的行政機構、復雜昂貴的設備、發達的基礎設施。世上只有屈指可數的國家有足夠的財力和良好的組織來組建并維持這樣的軍隊——這就是強國名單在18—19世紀之交始終如此固定的原

因。除了日本這個唯一且醒目的例外,沒有一個非西方國家能建立現代軍隊,這一狀況直到進入20世紀良久才被打破。


1914年以前的20年間,所有大國都在為武裝力量花費巨額資金,尤其到1912年后,軍備競賽 的升級凸顯出國際形勢的惡化。歐洲各國能承受這樣的開銷,因為它們的經濟繁榮且充滿活力。因此,國防費用雖然增幅很大,但從占國民生產凈值的比重來看,就遠不如絕對值增加得那么劇烈:舉例來說,1893—1913年,雖然開展了大規模的海軍建設,英國的國防開支僅從2.5%增至3.

2%。(29)不過,軍事預算在每一國都是政治爭端的

源頭之一,因為它額度大,也因它基于稅收結構且影響稅收結構。到最后,軍方通常能滿足大部分期望,但不會不面臨激烈的論戰和反對。甚至在地緣位置并不安全、而且有強軍傳統的德國,議會勢力和民政當局還能給軍隊野心勃勃的擴張計劃設下限制。

為了建立和維持大規模預備役部隊,各國不僅


需要錢,還必須有能力確認人口構成、統計人口數量、必要時強迫其民眾服從。顯然,國家必須知道其潛在兵源是什么人、可以在哪里找到——獲得這一信息有時比想象的更難。譬如,一些法國村莊上報的人口數據中,女嬰出生比重高得不現實;以這樣那樣的方式,男嬰的姓名最終沒有出現在官方檔案中。移民成了逃避兵役的好辦法,不管是到歐洲其他地區,還是像意大利人和俄國人那樣跑到海外。1888年的一部意大利法律禁止32歲以下男子 離境,但很大程度上無法執行。有時青年們就簡單地不應召:在一個法國城鎮,當到了要服役的時候,18名被征者中只有1人現身。似乎沒人知道其他人都去了哪里。

征兵制要求國家對入伍標準加以界定和規范。在普魯士,一部1842年法將普魯士臣民資格的裁 定權從地方社區轉移到中央,這部法的背后有軍事


考量,因為決定誰是臣民也就決定了誰有資格參軍。普魯士國民可在王國內自由往來,但屬于從軍年齡段的人需許可方能移居。法國的一部1889年法律也受征兵制影響,該法將公民權——當然還附帶參軍資格——授予外國定居者的子女。否則,政府認識到,本國人就會一直處于比異國人吃虧的不公地位。同樣的理由促使法國政府給予法國公民一定利益,而外國居民無權獲得。所以,兵役制越是全民化,認同和義務的繩索就捆得越緊,福利和責任被織進一張名為公民權的大網之中。(30)

國家還要有辦法來確認公民是否適合且勝任兵役。這便需要統一的體檢:為應征候選人測量身高體重、檢查視力和健康狀況、檢查是否有慢性病或精神紊亂。權威機構必須評估以健康或特殊困難為理由要求免除兵役的申請。另外還需監管特定群體所享有的服役政策。例如,若一位青年可通過其教


育程度獲得一定特權,政府機構必須確證他的教育資歷真實有效。在普魯士,非職教性中學的畢業生能申請將現役期縮短為1年,然后轉為預備役候補軍官,哪些學校的畢業生有這一資格則由政府定奪。身份證制度、醫療檢查、教育標準以及各種其他形式的政府規范與大規模預備役軍隊的創建直接有關。(31)

登記、訓練預備役,與他們保持聯系,這些工作所需的機構組成一張大網,也加深了國家對社會的滲透。平時一級預備役士兵必須定期去接受訓練,一旦發生戰爭,也必須能聯系上預備役,把他們從日常生活中拖出來,集結到某指定地區,提供適當的武器裝備,然后運往戰爭舞臺。在那里,他們的作戰單位會與成百上千其他部隊融為一體。為了確保動員順暢,計劃和準備、指示和補給都必須細致萬全。編碼命令必須寫成書面,鐵路時刻表一


定要事先規劃好,軍需庫要存滿武器裝備,還有伙食、醫護和傳令部門都要進入待命狀態。軍隊越大、武器裝備的技術越復雜,這一組織過程就越困難,發生混亂、錯誤和延誤的可能就越大。

在每支大規模預備役軍隊的核心有一隊職業軍人所組成的骨干:軍官、士官和長期服役的老兵。軍隊的效率最終取決于這些人。職業軍人擬定戰略計劃和戰略方向——通常在一個按照普魯士模式組建的總參謀部內,還訓練一批又一批的應征兵。雇傭、培訓、激勵這些職業軍人也要占用國家的資源和組織力。在國家福利的體現方式中,最優先的一般是給予退伍兵財政支持、醫療和其他福利,某些情況下這也是唯一的體現。再一次,國家的軍事義務令其權力膨脹,從而形成了社會的其他方面。

這臺復雜機器的中心任務是把平民轉為戰士。


除了所有男性都被撫育成戰士的社會以外,一切國家的軍隊都面臨著這一任務。18世紀末期以前,歐洲各國軍隊都由素養欠奉、意志薄弱的不幸者組成,把他們轉為士兵的手段是無盡的操練、殘忍的軍紀和嚴酷的懲戒。這種方法不適用于滿是平民士

兵的大規模預備役軍隊。(32)首先,軍方一直處于公

共監督之下,曾肆虐傳統軍隊的組織型暴力等行為現在會催生出媒體上的口誅筆伐,激起民憤,造成令議會蒙羞的問題。政治家不斷呼吁廢止體罰、改革軍事法庭。大部分職業軍人對不明就里的民眾所帶來的麻煩怨聲載道,但他們明白,對于來自民間也很快會返回民間的人,能采取的手段是有限度的。法國元帥利奧泰承認,士兵必須被當成法國國民對待,而非畜生。(33)

當然,軍隊的運轉離不開強制。畢竟,應征兵必須學會如何戰斗——就是說,他們必須獲得在戰


斗中生存所需的知識、技能和堅韌。這意味著放棄從民間生活中帶來的思維和精神習慣。新的制服、平頭和軍旅生活的其他嚴厲習規旨在讓新兵們明白,他們已進入一個新世界,毫不猶豫地服從上級、不加條件地支援同伴、冷酷無情地殲滅敵人是這個世界的基本準則。法國士官被這樣教導:“紀律要成為士兵的宗教……軍營是學習服從、剛強和男性尊嚴的學校。”(34)

雖然職業軍人堅持士兵的天職是服從上級、士兵的美德是嚴守紀律,但大部分專家認為,強迫傳統步兵在哪怕身邊戰友斃命的情況下也能維持陣形、保持火力的無條件服從,再也不是現代戰爭的基礎。更致命的新武器出現,要求有更松散的隊形、更高的戰術機動性和更多的個人主觀能動性。20世紀的軍紀不能用無盡的操練和殘忍的方式建立;而必須是教化、激勵和感召的產物。


就如軍隊所保衛的國家,現代軍隊需要的不僅是反復操練出的消極被動。人們期望平民士兵出于對國家的熱愛和對同伴的忠誠戰斗,而非出于恐懼。這些新式軍隊的軍人必須被灌輸這樣的信念: 國家安全乃至存亡取決于他們是否有決心恪盡軍事職守、響應武裝動員、依照命令殺戮、若必要時獻出生命。

人們期望現代士兵的行動是出于信念而非強迫,所以關鍵在于讓他感到自己是國家的一員、是有主動性的公民而非被動的臣民。這就是征兵制往往伴隨著社會和政治的自由化的緣由所在。法國反

改革理論家伊波利特·泰納(Hippolyte Taine)稱征兵制為全民選舉權的“孿生兄弟”,“兩者都是未 來的領路人或主宰,盲目又可怖”。(35)在政治立場的另一個極端,現代社會主義奠基人之一和軍事專 家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寫道:“與表象相反,強制兵


役作為傳播民主的媒介超越了普選制。”(36)泰納和恩格斯都是對的:從18世紀90年代革命戰爭時期出現“舉國武裝”以來,全民兵役制與公民權擴大和公民參政擴張彼此聯系。在1806年后的普魯士和1861年后的俄國,農奴制的終結都與一支自由民軍隊的創建息息相關,這些自由被一個充滿生機 和變革的社會所庇護。像現代國家的眾多其他方面 一樣,征兵制融合著解放與強迫、自由與限制、賦權與鐵腕。

要成為像樣的士兵,新兵必須學習與戰斗無直接關聯的課程。對其中很多人而言,軍隊讓他們首次看到了自家村莊外的世界,一個屬于鐘表和時刻表、書面規章和標準考評的世界。在法國,軍官傳授對平民生活有幫助的技能是受到鼓勵的;某些衛戍部隊甚至將訓練場的一部分辟為種植新品種作物的農田。各國新兵都會學習國家官方語言、了解熱


水和香皂的好處、嘗到從前沒吃過的食物、感受皮靴的觸感和領略制造業產品的誘惑力。兵役的倡導者、英國上校F.N.莫德(F.N.Maude)聲稱,軍隊給人注入了現代生活所需價值觀和有用的

習慣:軍隊培養紀律性,堪稱“工廠的課堂”(37),

還灌輸責任感,打造“現代工業效率不折不扣的基石”(38)。

(責任編輯:小編)
  • 中國廠家網 手機版

    中國廠家網手機版

    手機掃一掃,移動辦公

    每天10分鐘,通曉廠家事

  • 中國廠家網 公眾號

    中國廠家網公眾號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手機時時掌握店鋪動態

下一篇:

發電機10kw220V伊藤YT10REM10

上一篇:

戰爭全民化是18世紀末期重大政治革命的結果之一

免責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站未對其內容進行核實,請讀者僅做參考,如若文中涉及有違公德、觸犯法律的內容,一經發現,立即刪除,作者需自行承擔相應責任。涉及到版權或其他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admin@00042.com
 
 
国产一级片